• <tr id='vfao'><strong id='vfao'></strong><small id='vfao'></small><button id='vfao'></button><li id='vfao'><noscript id='vfao'><big id='vfao'></big><dt id='vfa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fao'><table id='vfao'><blockquote id='vfao'><tbody id='vfa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fao'></u><kbd id='vfao'><kbd id='vfao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vfao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vfao'><div id='vfao'><ins id='vfa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vfao'><strong id='vfa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ns id='vfao'></ins>
        <i id='vfao'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vfao'></span>

          1. <dl id='vfao'></dl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fao'><em id='vfao'></em><td id='vfao'><div id='vfa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fao'><big id='vfao'><big id='vfao'></big><legend id='vfa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墳堆地有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动漫接吻视频_动漫巨乳母乳2在线视频_动漫美女被虐视频

              今年生產隊裡傳言在後山的墳堆地有鬼。

              本組的吳愛麗還特地告訴我,那墳堆旁的一片地,她都快荒蕪瞭,不敢再去幹活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問她:可是你在那兒碰到過什麼?

              她說:聽別人說碰到過。接著她又說道:但是說真的,自從村裡那個老祖母埋在那兒,還有今年三十多歲那個做包子的張財根突發腦溢血死瞭,也埋到那兒後,確實我每次去那兒幹活身上都會起雞皮疙瘩,毛發直立,總覺得那兒有鬼,而且總能聽見那兒有人在哭泣,怕嚇出毛病,我都不敢去那兒幹活瞭。

              本來我膽子就小,聽吳愛麗這麼一說就更怕瞭,可我的桑樹地、茶樹地、還有板栗樹都在那一片墳堆旁,怎麼辦呢?

              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我一個務農的怎能丟瞭土地?

              我就對說愛麗說:“以後我們結伴去好嗎?”

              愛麗說:“不行,兩三個人我也不敢去,反正以後我是不會去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沒辦法,我隻有等兒子從學校放假瞭,再讓他陪我去那兒幹活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兒子要考試,時間比較緊張,總不能每個星期都能陪我去啊。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等到兒子抽出時間再陪我去時,地裡的茶葉、桑葉早給人傢偷摘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真是又氣又恨,氣自己膽小怕鬼,恨別人賊心不死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年冬蠶,兒子已去瞭市裡讀書,我不能指望他瞭,蠶子才蛻第二次皮,剛好隻有那墳堆旁的地裡有嫩桑葉。

              我又去約吳愛麗前去,因為我的地旁邊緊挨她傢的地。沒想到愛麗一聽驚恐地叫道:誰敢去那兒,那兒真的有鬼。

              我擔心極瞭,怎麼辦,等到十月一放假吧,可蠶的肚子不能等呀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我一縣城裡的一個好姐妹說中秋節要來看我,問我傢現在有什麼土特產,我馬上想到瞭板栗。

              我讓她來吧,有土特產等著呢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天空下著蒙蒙細雨。為瞭朋友,我背上籃子獨自上山找板栗。

              剛進山就碰到幾個找板栗的人,因為村裡無人看管,外村的人也會來這裡找板栗,所以地裡的栗子已所剩無幾瞭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再往山上走,就不見再有人影瞭,為瞭友情,我不死心,仍然朝山上找去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不覺中快要走到那片墳堆地,我嚇瞭一跳,想轉身回頭,又突然間想起瞭傢裡的那些正待喂食的幼蠶,我忍不住彎下身子,從甘草叢縫隙間看看我那墳堆旁的桑樹地,此刻我多麼希望有個人在我地裡找板栗啊,我就可以借他膽量去采摘那些桑葉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看可把我高興極瞭,我的地裡還真有個身影在晃動,謝天謝地,謝謝這下雨天能在墳堆地碰上個找板栗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我急忙走瞭過去,快到地頭,就在細雨如絲之中,我定睛一看,原來有個女人正在偷摘我的桑葉,而且已經摘到隻剩最後一根樹枝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,幹嘛要來偷我的桑葉。”我轉喜為憤的厲聲質問。一張被細雨遮掩模糊的臉望向我。我早已沒瞭遇鬼的恐懼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你啊,沒想到你還是敢來這墳堆地。”多麼熟悉的女聲,還帶著尷尬的笑,聽起來還有點像是從地下發出來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那人竟然會是她,我愣住瞭,繼而一切全明白瞭,怪不得口口聲聲說這裡有鬼呢。

              她在證據面前無法再狡辯,隻得把桑葉倒給瞭我,我相信此時用不著罵她半個字,隻要她是人,此刻的心情一定會是無地自容,恨得變成鬼鉆進地縫裡去吧。

              我還真謝謝我的朋友,讓我能在這墳堆地見到真正的鬼,都說賊喊捉賊,原來鬼也會喊有鬼。還真是天大的笑話,我卻傻傻地讓鬼欺騙瞭一年多。

              你知道誰是墳堆地裡的鬼瞭嗎?